Pendulum Clock

PAM00500

Spotlight

技術細節

特別版 50 套

特別版 50 套

特點 鐘盤:噴砂玻璃附羅馬數字
玻璃陳列櫃:黑色鋁框及倒角玻璃
底座:刻有沛納海標誌的紅木。

向伽利略致敬

Velcro®和Coramid®注冊商標不屬於沛納海所有。

Velcro®和Coramid®注冊商標不屬於沛納海所有。

深入瞭解

伽利略的鐘擺被稱為「時間的測量者」,它標誌著鐘錶歷史上的一個轉捩點,因為它開啟了當今時代的大門。現在,隨著沛納海推出其全新擺鐘,再次煥發生命力。這項作品忠實地複製出伽利略所設計的儀器,他借助此儀器證明鐘擺振動的等時性定律。伽利略在十七世紀的這項發現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因為它令時鐘的每日誤差從幾分鐘縮小到只有幾秒鐘。這位托斯卡納科學家所設計的擒縱輪被公認為是歷史上第一款自由式擒縱系統,因此,擺鐘的發明具有深遠的歷史重要性,它蘊含深厚的技術,再次突顯伽利略、佛羅倫斯、科學與沛納海之間的緊密聯繫。 鐘擺應用於計時是一個漫長而曲折的過程:伽利略無法將他在1641年的想法實現,因為當時他已幾乎雙目失明,於時這個任務便交托他的兒子文森佐(Vincenzo)。翌年,伽利略去世,這個項目也被擱置了一段很長時間。直到1649年,他的兒子決定把它完成。文森佐找來一位鐵匠製作鐵框架、擒縱輪和小齒輪粗坯,而他則親自切割擒縱系統的輪齒。遺憾的是,他在幾個月後也辭世,而這個尚未完工但也許能運作的模型則被人遺忘了一段時間。 到了1659年,在萊奧波爾多•德•美第奇(Leopoldo de' Medici)的請求下,伽利略的好友兼傳記作家文森佐•衛維恩尼(Vincenzo Viviani)找到這款模型,並連同圖紙一起帶給佛羅倫斯王子。因為機器本身的相關記錄均已遺失,目前留存於世的只有圖紙:現在保存在佛羅倫斯儀器構造及其運作的圖紙,也令我們得以了解伽利略於多年前提出的想法以及等時性定律的構想。 佛羅倫斯鐘匠歐斯塔基奧•波爾切洛蒂(Eustachio Porcellotti)於1887年按照這張原始圖紙製作了一款擺鐘,它現保存在佛羅倫斯伽利略博物館。 沛納海超卓的新作和波爾切洛蒂的作品近乎相同。擺鐘高35.6厘米、寬18.5厘米、厚11.1厘米:這款座鐘的尺寸遵循了原始圖紙的設計,也得到幾款其他複製作品的印證。其框架包括兩件主機板,它們並不像原始鐘款及波爾切洛蒂的版本那樣以鐵製成,而是採用了鍍鎳–鈀合金的黃銅,頂部與橫桿連接,底部沿用傳統的方式以錐形銷加以固定。上部橫桿承載擒縱系統和懸吊鐘擺,下部橫桿連接框架板的下部零件,它們形成四個渦卷形支腳。發條盒設於底座與鐘盤之間,發條盒圓筒內含4.10米長的發條,可連續為擺鐘提供8天的動力。使用上鏈鑰匙旋轉方形上鏈柄軸可為擺鐘上鏈,附帶彈簧的棘輪安裝在發條盒中心的上方,以防止發條退繞。再往高處就是配備羅馬數字的鐘盤,和1887年的鐘款一樣,它採用黑漆指針。手工修飾輪齒的齒輪、環繞鐘盤的鐘框、發條盒及其他細節全部採用鍍金處理。 擺鐘最重要的部分是伽利略設計的調速擺輪和擒縱系統。這項裝置包含一個擒縱輪,其側面設有12根銷釘,邊緣切割成12個輪齒;此外還有三根槓桿,從正面觀察擺鐘即可看見,其中一根設於左側,另外兩根設於右側。左側最長的槓桿末端呈鉤狀,是止動桿;右側的兩根排列成剪刀狀,它們分別是釋放桿和衝擊桿。當擒縱輪處於止動階段時,鐘擺與它完全沒有任何接觸,因此這項裝置被稱為「自由式擒縱系統」。鐘擺本身由一根金屬桿與末端的鍍金雙凸面卵球形擺錘構成,所配備的螺釘則用於調整鐘擺振動的時間長度。底部橫桿上有一個位置用於存放時鐘上鏈鑰匙。